当前位置:永利游戏官网

卫计委官员:中国医院最大问题是医疗行为不规范

2019-06-06 网站地图 :72รอง

卫计委官员:中国医院最大问题是医疗行为不规范

  “中国医院最大的问题是医疗行为的不规范。”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王辰院士近日在2014清华长庚医疗改革发展论坛上指出:“现在我国卫生界没有统一规范的诊疗办法,是造成社会对卫生院、县医院的医生不信任的重要因素。”

  王辰院士表示,实现医疗行为规范,人才培养是关键,规范住院医师和专科医师规划培训制度是提高医生队伍水平和素养的治本之策,聪明的院长应把住院医师培训化制度放在第一位考虑。

  医学生毕业并不具行医能力

  目前,我国医学本科教育是五年制,毕业后医学教育包括住院医师培训和专科医师培训。院校教育、毕业后教育和继续教育,构成医学教育的三个阶段,其作用分别是打基础、培养临床能力和着重于知识更新。

  在国际上,医学院毕业的学生还不具有行医的标准资质和能力,住院医师在认定的培训基地接受规范化培训,才能完成由医学生向临床医生的转变。

  王辰院士指出:“我国医学生毕业后教育是分在乡卫生院就由乡卫生院培训,分到县医院就在县医院培训,分在大医院就在大医院培训。因此,培训出来的医生是完全不同质的。”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院长朱正纲教授告诉记者,中国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和国外发达国家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在毕业的初期,他们的水平、临床工作能力差别不是很大。但是,到了工作岗位之后,差距就逐渐拉开了。

  “这是因为国外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已经非常成熟了,对培养医生临床能力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我国住院医师培训相对来说是薄弱的,所以水平逐渐拉大了。”朱正纲教授说。

  长久以来,我国住院医师培训因单位而异,培训内容不同、水平不同,缺乏严格的培训制度与管理,缺乏政策和经费保障,缺乏统一考核认证制度,是造成我国目前医生的素质和水平参差不齐重要原因之一。

  这种巨大的水平差异导致人们蜂拥而至大医院看病,大医院人头攒动,小医院基层医院门可罗雀,造就了中国特色的“看病难,看病贵”的现状。

  没有规范的医师培训制度

  其实,一直以来我国就有医师培训,只不过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医生培养培训制度。

  早在1921年,北京协和医院就实行“24小时住院医师负责制”。1993年,原卫生部颁布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试行办法》,此后,各地纷纷开展了不同内涵、不同要求、不同长短、不同配套政策的住院医师规范性的尝试。

  目前,5/8的医学毕业生能够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但是一直没有解决医生培训的规范性和同质化的问题。

  “专业种类严重覆盖不全,住院医师培训只设了18个专业,不包括口腔还有27个专业需要设置,另外仅有部分地区开展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各地医学生参训的比例不同,北京、上海很高,有的地方很低,只有10%的水平。”

  王辰院士认为,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存在地方审核不严格,培训水平差异大的问题。全国由各省区自己认定的培训基地有1100家,其中几百家是县医院,显然住院医师培训基地本身就缺乏同质性,何谈培训结果的同质性。

  记者了解到,目前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突出的问题是,缺乏国家人事政策和财政支持。住院医师进入培训基地后,原单位补贴一些钱,培训机构补贴一些钱,住院医师最低的拿60元工资,高一些拿1000多元,基本上能拿到几百元钱。多家三甲医院管理者向记者证实:“规培都是由医院负责发放工资、补贴,确实是待遇较低。”

  所以,有人慨叹:一个五年医学院毕业的学生仅仅拿几百元钱工资,情何以堪。

  造就高水平医生必由之路

  去年年底,国务院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的指导意见》,提出2015年在全国全面启动,到2020年全面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按照部署,今年计划招收5万名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生规培。

  医院和卫生主管部门普遍认为,这是“大势所趋,利国利民”的政策,将保证今后各级医疗机构都有高质量、同质化的合格医生可用。

  记者了解到,本次制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标准,在我国前期18个专业试点的基础上,借鉴国际经验,增设并修订了部分专业,设置为34个专业。

  8月底,国家卫计委公布,中央财政对规培提供资金补助,标准为3万元/人年,2/3用于补助住院医师,1/3用于补助基地和师资。另外要求各地积极争取地方财政配套支持。基地医院不得因有中央财政拨款而降低住院医师原有绩效待遇,与同类医生要同工同酬。

  王辰院士算了笔账,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每年每人3万元,各地方基本要求必须配2万元。这样加起来就是每人每年5万元,住院医生实际还要委派,如果委派单位付工资和保险,培训基地要给绩效奖金,这四笔钱加在一起,从财政支持和条件上给了住院医师培训非常好的条件。

  王辰院士表示,中央财政对规培提供资金补助,代表国家意志的真正强有力支持,关系到每个病人的根本利益,是让医生有尊严的根本事情,也是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顺利开展的保证。

  但是,随着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的实施,新的问题也浮出了水面。朱正纲教授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当初是想培养优秀的年轻医生,让他们更多走到基层。但是从上海现在来看,这两年毕业的规培生60%左右都留在了大医院,20%去了二级医院,还有10%左右选择了其他医院,如到药企或者其他行业,不愿意再做医生,觉得医生太苦。真正到最基层的,到社区服务中心的人非常少。”(记者 姬薇)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45